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产品服务 > 炸酱面 >

亚博平台北京 今天

作者:yang   发布时间:2019-04-13 11:06   浏览:

  7月25日,参加北京奥运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在京成立,以639人的参赛阵容,超过美国体育代表团,创下中国 历届奥运参赛人数之最。

  火车站,飞机场,最严格的安检,乘客自动扔在水桶里的成堆的打火机,部署在“鸟巢”的导弹,让国人即使在最遥 远的地方,也能听到北京隆重的心跳。尽管这一切不过是国际惯例中必有的节目,但是从未见过这么大阵仗的中国人还是体验 到了某种异样的刺激。

  在人们的嘴边悬挂了那么久的北京奥运,以从未有过的盛大和威仪,拉开了帷幕。

  这个国家已经从5月的那场国难的悲痛里,走了出来。现在,压倒一切的,是这场被赋予了太多含义的奥运会,而北 京这座被人们急切地在古老的底座上涂抹了诸多现代色彩的大都市,从此刻起,会是最受世界关注的地方。

  我们暂且不去计算奥运会将给北京和中国带来的变化,那是一道复杂的数学题。但是我们可以看看,改革开放以来, 申奥成功以来,北京和北京人,发生了哪些变化,身处这一特定时刻的北京人和北京,是什么情形。

  变化早就开始了。从僵硬的意识形态解冻开始,变化便是注定了的。

  中国曾经有过上海这座令人垂涎的远东大都会,现在,又一轮建设国际大都市的竞赛开始了。北京在这个过程中获得 了空前的提升,尽管在胡同深处,还有人在另一种时空里,过着不紧不慢的日子。

  马庆双在长安街上驾驶了25年的1路公交车,于是他成了长安街巨变的见证人。1980年代初,王府井还是一排 一排的平房,东安市场还是大棚式的房子。1992年,王府井开始升级,路易威登专卖店在王府饭店开张,阿曼尼、夏奈尔 、古琦和CD紧随其后。为了给体量庞大的新东方广场挪地方,迁走了长安街上20多个部级单位、40多个市级单位、10 0多个区级单位、1800多户居民。

  在仲勇的记忆中,北京CBD的大力营造,始于申奥成功的2001年,那时,除了中国大饭店和国贸一枝独秀,人 们还看不到现代城、建外SOHO、万达广场、世贸天阶这些建筑群。而1990年开张的中国大饭店,最初的客人清一色都 是外国人,现在国内客人已经占到30%。仲勇高中毕业后来中国大饭店工作,最初的工作是清洁大堂、洗地毯、给大理石打 蜡,现在已经是大饭店客务部总监。之前,大饭店的管理岗位几乎都是外方人员,现在大部分都是中方人员了。

  1999年,北京市启动“两广(广安门、广渠门)拆迁”。当年的资料显示,仅2000年,广安门大街一年搬迁 了8900户。靳芳一家从瓷器口的一个四合院里搬迁到昌平区的回龙观,拆迁补偿每平米1万元。回龙观现在是北京最大的 住宅社区,当初房价每平米2600元,现在已经涨到每平米七八千元。奥运期间,自行车比赛将要经过离他们社区不远的八 达岭高速,58岁的靳芳要去那儿义务站岗3天。

  1950年代东德在北京大山子援建的华北无线电联合厂,进入21世纪后裂变出艺术家的天堂——798,不到1 0年,这里已经是中国艺术家向世界展示自己现代风格、向国内外买家推销作品的一个平台,是北京软实力的一个象征,每周 都有花样翻新的展览开幕,仿佛一场不会停止的流动的视觉盛宴。如果说1980年代圆明园艺术家村充斥的是艰苦卓绝和为 艺术而艺术的苦涩的悲壮感,798给我们的更多的是苦尽甘来的狂欢和赤裸裸的与资本拥抱的气息。2008年1月,79 8入选北京奥运期间6大游览景点之一。

  长安街,故宫,“鸟巢”,天竺镇,中关村,理想国际大厦,北京语言学院,CBD,798,胡同与四合院,我们 选取这些具有符号意义的地点——代表了这座城市的政治,经济,传统,现代,高端,底层,野心和梦想——和这些地点上的 人物,以冷静的目光平视这些地方,这些人,在一个最接近沸点的时刻,我们想让读者知道,这些地点发生了什么,什么时候 什么消失了,什么出现了,这些人经历了什么,什么时候他们被时代和命运推到了什么地方。

  我们常常有一种幻觉,一个大的事件,会一下子把一切,无论是人心还是世界的面貌,都改变了。但是我们宁愿相信 ,一切的巨变,都是由无数细微的、不动声色的变化所聚合的伟力所推动的。

  北京·今天 长安街

  25年,1路变化

  长安街的后起之秀似乎想通过北京中轴线来宣告:这30年,北京的经济模式已经彻底转变

  本刊记者 薛芳 发自北京

  破冰

  见到马庆双是在四惠东的1路车起点站,他刚从马官营,用了约一个小时开到这里,沿途载送了900多人次。

  马庆双手握着1路的方向盘,这一握就是25年。